客服热线:400-822-0707
登录 | | | | | | 注册 | 手机客户端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关注 关注微信

不管你多好,永远有更好 | 罗振宇跨年演讲精华版 · Sun Jan 01 03:56:00 CST 2017

  摘要:

 


  1、我们的2016

 

  2016,最大的特点是,全世界好多事都只看到掉下来一只靴子。另一只靴子什么样、掉不掉、什么时候掉、怎么掉?现在一概不知道。

 

  2、时间战场

 

  2016最重要的不可逆变化,就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大公司的优势越来越巩固。创业市场上流行着一种“代孕生意”。流量的获取越来越难,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3、消费升级

 

  未来商业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所有的产业都必须向服务业无限接近。在这个领域,将来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4、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是下一个主战场。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人际关系正在被人机关系所取代。未来社会什么样?推荐你看2017年最重要的一本书。

 

  5、认知迭代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面对这个全新的庞然大物,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共识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6、后真相

 

  有一个词,使用频率在2016年飙升了200倍——“后真相”。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郭德纲、曹云金,冯小刚、王思聪,杨振宁、邱成桐……从这一场场互撕中,我们应当学到什么。

 

  7、那些男孩教给我的事

 

  那些男孩在过去一年教给我很多事。很凑巧,这些事都和时间有关。

 

  演讲精华——5只黑天鹅

 

  针对每一个竞争环境的演进,企业都有不同的经营重心,但如果能抓住20%的关键点,就可以找到一个支点来撬动整个企业发展,定位是撬动企业经营发展的一个支点。

 

  各位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优酷全程直播、1万名观众到场参与的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9场。

 

  2016年充满了神转折。所谓三大黑天鹅事件分别是:AlphaGo狂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英国脱欧;特朗普赢得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这就是2016。全世界好多事都只看到掉下来一只靴子。另一只靴子什么样、掉不掉、什么时候掉、怎么掉?现在一概不知道。

 

  很多人今年会因为环境的不确定,而感到茫然失措。但是创业者不会。

 

  我们定义的创业者,不仅仅是指那些拥有一家公司的人,只要他是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更多的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在我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创业者。

 

  创业者的世界很独特。他们不会去感受那些缥缈的好和坏。远方的消息好也罢,坏也罢,我们仍然身处具体的处境中,只有具体的问题和具体的方法属于自己。

 

  正如查理·芒格所说,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

 

  因此,以下趋势与变化,是你作为创业者,在2017年不应忽视的“具体的处境”。

 

  一、时间战场

 

  2016年,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国民总时间。GDT(GrossDomestic Time)。在我们可见的未来,时间是绝对刚性约束的资源。一分一秒也多不出来。

 

  三年来,人均每周上网时长变化趋于平缓,稳定在每周26.5小时。算到极限,有10亿网民,每天花5个小时。互联网可以开采的国民总时间,大概为18250亿小时。

 

  这将带来商业上的巨变。

 

  首先,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再也没有什么行业边界了,每个消费升级的行业都在争夺时间。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在时间维度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时间战场,变成了特别重要的一只黑天鹅。

 

  也就是微信的张小龙敢说,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的产品是用完即走的。其他的创业者哪里能这么傲娇。你生意再大,拿不到用户的时间,你的未来就岌岌可危。

 

  这就是为什么马云从从旺信、来往,到现在的钉钉,一直放不下社交情结,2017年,阿里系,甭管是支付宝还是钉钉,一定有一轮像样的社交进攻。

 

  第二,消费者花的不仅仅是钱,他们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

 

  2016年初,中国电影屏幕是3万块;到年底飙升到4万块。但整个电影票房从去年的440亿仅仅只涨到了今年的450亿。

 

  除了行业补贴停止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影是一个要支付时间的消费品。

 

  猫眼的老板郑志昊说,看电影,不是碎片时间的支付,是整块时间。做决定的难度越来越大,时间风险也越来越高。

 

  所有的行业都必须警觉,不是你不努力,也不是你的行业没价值,也不是你的价格不够低,而是你索取了过多的用户时间,大家付不起了。

 

  第三,商机从空间转向时间。

 

  这一轮消费升级提供的不是炫耀品,而是体验品。不是优化消费者在空间里的比较优势,而是优化消费者在时间里的自我感受。同样是茶,他们不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付钱,他会为了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而付钱。

 

  所有的体验,本质上都是时间现象。

 

  消费升级,人们不见得再会去买昂贵的奢侈品。

 


  未来有两种生意的价值变得越来越大:

 

  一种是帮助用户省时间;

 

  那省下时间干什么?

 

  这就是第二项生意——帮助用户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二、服务升级

 

  时间是新的战场,也是新的货币。在这个处境里,商业有两个获得用户的办法:

 

  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

 

  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

 

  今日头条每个月为1.5亿用户(笔记侠注:1.5亿指日活跃用户)提供服务,每天有7000万人上瘾一般花76分钟在上面看新闻。

 

  有一次,我和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在一起开会。我私下跟他交头接耳。

 

  我说,用户要什么,你就给什么,甚至他们没说出来你就猜到了。这叫母爱算法。在中国这个市场,没人比你做得更好了。但是好在这个市场上还有一种父爱算法的需求。将来也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这就是我讲的服务:给人们他还不知道的好东西。互联网让所有的产业都必然向服务业演进。围绕这个服务进行的消费升级,也是我预判的下一个阶段的消费类创业机会:

 

  让用户在自己的知识盲区里能“放心”。

 

  有一次我约朋友吃饭,让和菜头给建议。他说了很简单的几句话:

 

  1,某潮汕牛肉火锅。

 

  2,我吃过十家,这家最好。

 

  3,严格按照商家提供的时间涮肉,说四秒绝对不要五秒。

 

  4,调料只许用酱油加点辣椒圈,绝对禁止用麻酱。

 

  完了。

 

  爱死他了。我愿意为这样的粗暴态度付费。所有这样的服务,背后的精神就是六个字:你不用懂。听我的。

 

  这样的服务升级,是2017年市场上的第二只黑天鹅。

 

  这波机会的本质,是靠父爱算法告诉用户,放下你手里的烂东西,我告诉你一个好东西,跟我来。这正是这波服务业机会最有意思的地方。

 

  有人问过我,如果你有很多很多钱,你会做什么?

 

  我说,我每天吃饱喝足,找一个团队,每天替我去世界上搜集最好的老师,用最有趣的方式,给我讲最好的课程。每天中午,我睡醒午觉之后,一个葛优躺,坐在那里,让他们讲给我听。每天讲一个话题,破我心中的一个迷雾。如果我家房子够大,我会在身边再放几把椅子,请朋友来听。如果可能的话,也可以卖票。

 

  有一次,我把这个梦想讲给我们公司的CEO脱不花听。她说,这不就是我们现在做的“得到App”吗?

 

  我从2016年上半年就开始四处鼓吹内容付费,年中就开始推出得到App里的订阅产品,正是在内容领域实践上述思路。

 

  我知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机会。

 

  真正的机会不在于付费还是免费,而在于你是不是在提供服务。

 

  知识过去不是服务,它只有一系列的产品。出版业在卖书,传媒业关注拿到了多少注意力,最像服务业的教育业也不过是一种对用户的管束机制。

 

  所以,如果有人能提供高品质的、可持续的、专业化的知识服务,这就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创业跑道。

 

  得到App的灵感其实来自O2O。在前两年的O2O创业泡沫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神奇的景观:每个人被互联网赋能成为一个君王。滴滴是他的御马监,美团饿了么是御膳房。

 

  他为什么不能有个翰林院呢?

 

  这就是得到App:我们请全国各个领域最有学问的老先生、姿态谦恭的服务你。你付了费,就是君王。

 

  君王的朝廷里也容不下太多的臣子。六部九卿太医院目前还空着,创业者抓紧。

 

  三、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这个话题,比脸还大,比肾都虚。但又不得不提。

 

  有一些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崛起。过去,我们对所有人造的东西都会说,听我的;而这一次,我们只用说,你看着办。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

 

  在近些年的商业进程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口径一致的判断。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人工智能是未来,是下一个主战场。就像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说的:人工智能,技术方向尚不明朗,但所有大公司都已重兵进入。

 

  还用说吗,智能革命,2017年的第三只黑天鹅。

 

  人工智能火到这种程度,我作为文科生也只好去四处请教我能找到的人工智能专家。学了一圈之后,我渐渐知道了普通人对人工智能的一些误解。

 

  简单澄清三点: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

 

  这导致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人因为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所以我们有那个重要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本的复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大数据,运算出三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在人工智能逻辑里,它不关心人类对一件事情的定义,但是它可以输出你要的答案。只要有大量的数据,它就能用跟人完全不同的思路,达到同样的结果。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以前各个领域的人工智能,比如搞声音识别的和搞视觉识别的、搞自动驾驶的,是完全不同的行当。但是,因为人工智能的算法底层被打通了。各个应用场景中的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越来越像。真正最重要的战场转换到大数据上了。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机会是大公司独享的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在通过云技术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本来就不是大公司的。

 

  而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机会相当大:首先,全世界43%的人工智能论文都是中国人写的;其次,我们每年能毕业上百万的工程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像我们中国人一样乐于向互联网贡献数据,通过各种买买买、卖卖卖。

 

  假设人工智能医生真的是靠大数据和海量的病例才喂养得出来,那么,未来最牛的人工智能医生还能出现在哪个国家呢?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过去一万年,人类的总趋势是,在技术的帮助下,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我们面对的世界越来越丰富。

 

  我们的能力确实是被无数倍地放大。但是丰富到这个程度,其实也很尴尬了。因为我们看不过来,所以海量信息并没有什么用。

 

  所以,公司们也在发生变化。

 

  Google的逻辑起点本是要给大家更丰富的世界、更强大的能力,但到了今天,这个逻辑倒转过来了,它倾向于给你的信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近你实际的需求。你不用亲自在信息的海洋里游泳。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人工智能这个词太自大了。它暗示一个意思是,这是我们研发制造并由我们自己控制的工具,错了,它不仅是人的延伸,更是人的替代。它是独立于人之外的另外一个智能物种。

 

  它和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工具之间的关系,而更像是心理学界经常用的那个比方:大象和他的骑象人。人工智能是那头大象,它按照自己的算法在行走,骑在大象上的人,偶尔可以施加影响,但是已经说不清谁在主导谁。所以,人工智能不是让我们多了一项工具,而是让我们多了一个跨物种合作的可能。

 

  过去,不管技术多强大,我们都是活在人和人的关系中;而未来,我们在很多场景下,会活在人和机器的关系中。

 

  大量的人被替代,大量的人际关系被解体。每个人原先的生存基础都在动摇。

 

  未来社会什么样?这就极其考验我们这代人的想象力。《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又了一本新书叫《未来简史》,就在回答这个问题。

 

  这会是2017年最重要的一本书。

 

  这本书里说,未来可能出现一种没用的人。如果人工智能足够强大,愿意毫无怨言地被剥削、被奴役,那有的人类可能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了。

 

  近在眼前的是一系列职业的消失。有了人工智能,司机、文秘、公务员、医生、律师、厨师,这些职业都会受到威胁。

 

  也许只要5到20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这次冲击来得又快又大。过往的人类历史证明,进步是好的,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但这一次,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我们在飞快的进步。

 

  那怎么办?

 

  我们这一代人最有效的生存策略也许是,像王烁说的那样,做智识的游牧民族。看见哪里的青草更肥美,我就转场到哪里。  

 

  四、认知迭代

 

  也许只要5到20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这次冲击来得又快又大。过往的人类历史证明,进步是好的,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但这一次,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我们在飞快的进步。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国家版本的“新常态”、王兴版本的“下半场”、李彦宏版本的“下一幕”,还有马云版本的“五新一平”……面对一个全新的庞然大物,大家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述它。

 

  但是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的认知必须迭代了。

 

  

 

  拿网红来举例。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老师给网红下了一个定义:网红,就是自我赋权的权威。

 

  他们不需要权威机构给颁奖、发证、授权、升职,就可以有自己的协作体系。回忆专用小马甲、delicious大金、PDD娇妹、张大奕……你都谈不上喜不喜欢,大多数你是压根就不知道。

 

  这个世界正在飞速逃离你的理解范围。

 

  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错误的认知——世界会是平的。我们以为互联网作为一种全新的交流工具,它会把整个社会像一碗鸡蛋一样,慢慢的越搅越匀,大家会共享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

 

  但是十几年过去,我们发现,世界是碎的。互联网正在造就大量的人间隔膜。人和人互不理解、互不认同、甚至互不知道。

 

  世界越来越破碎,而那些治愈破碎的力量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

 

  这个力量我们称之为共同的认知。

 

  地分南北,人有老幼,各自奔走,想法不同,但是人人都认得范冰冰。她不值钱,谁值钱?猫眼老板郑志昊说:现在的投资,大妈买黄金,土豪买资产,一流投资家买IP。IP是什么?你以为是虚头巴脑的知识产权吗?它就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

 

  越来越稀缺的东西,就越来越值钱。这背后的逻辑和过去几十年的房地产业一模一样。

 

  你可能会说,做其他产业的人岂不是很悲催?我们挣的钱,岂不是都交了“认知税”?

 

  认知税,成了2017的第四只黑天鹅。

 

  不一定。你也可以自己来抢占认知。抢认知变成下一个战场。谁能提出新认知,谁就占领未来。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认知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阿里从2009年开始做“光棍节”,一直演化到今年的“双十一”。从当年的5000万营业额,做到今年的1207亿。马云是生生地在全体中国人的脑子里,插进了一个认知。你说这是一个得逞的诡计,我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创造。

 

  认知这个战场还有一个很残酷的逻辑:一旦被占领,再难有他人的立足之地。

 

  站在刘强东的角度,你就能理解,这有多尴尬了。京东每年都要成立打猫办,跟阿里争夺双十一这个认知。请问这个做法是聪明还是傻?

 

  一方面好像显得傻,因为无论京东多努力,双十一这个符号以及社会认知都还是属于阿里。以至于,每次大战之后,京东都不好意思宣布自己的销售额成绩。这似乎在证明,认知一旦形成,很难被颠覆。但是另外一方面,要依我说,这恰恰是刘强东的精明之处,因为他其实是在打造另外一个认知,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

 

  大概是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我和脱不花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我们在做电商,但是我们再也不能说自己是在做电商了,只要有阿里京东在,在网上买东西这个认知,会渐渐地收敛到他们两家的旗下。这是一个缓慢、坚定、很难逆转的趋势。

 

  虽然我们是一家小公司,毕竟天那么大,我们也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认知。可以稍稍得意地说一句,我们这家小公司在这方面做出了一个有趣的示范。

 

  就拿我们今天的跨年演讲来说,去年起步,今年成长,从一开始就宣布要做20年。这就是无中生有地创造一个认知,一旦占领,再无敌手。这不是说别人不能做,或者做得没我们好,而是,在跨年演讲这个认知上,它会面临我们这个很难击穿的天花板。

 

  认知这件事,还有一个奇妙的特性。

 

  它是种子,只要你浇灌,它就生长。它是时间的朋友,时间越久,价值就越大。它是免费的,你浇灌它的方式,决定了它长成的样子。

 

  五、后真相

 

  从明年开始,我个人的所有事情都会围绕这条主线。我会把自己变成一个终身学习者,不断认知升级,不断分享和呈现我自己的变化。中国最好的知识服务商这个认知,是我们这个创业团队的孩子。我会在长长的时间隧道里,跟着它爬行,注目它,用自己的方式养大它。

 

  后真相(post-truth)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

 

  后真相时代的来临,最核心的变化是人们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

 

  过去谣言泛滥,是因为信息太少了。

 

  而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相声演员郭德纲和他的徒弟曹云金互撕,电影导演冯小刚和万达院线的“太子”王思聪互撕,你关心真相是什么吗?

 

  过去,我们总说真理越辩越明,基于事实的论战,总归有对有错。但大家看到的事实不同,认知的层级不同,是非对错很难论定。

 

  过去,我们用认知去抵达事实;现在,不管是事实还是认知都成了表达自我的工具。

 

  这个变化不是一件小事,它是一个全人类文明的转折点。它带来的结果,不仅是事实模糊了,纷争增多了这么简单。它其实在摇晃我们文明的一块基石。

 

  它带来的真正危机是共同体危机。我们2017的第五只黑天鹅。

 

  文明的进程不只是财富的膨胀和个人的自由,其实还有一根坚定而强韧的线索,就是建立共同体,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定义“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积累,安全才能获得,尊严才能建构。

 

  后真相时代正在不断地削弱我们的共同体意识,而这正是我们的文明之锚。

 

  过去,建立共同体或者定义我们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除了国家这个共同体之外,血缘、地域、阶层、单位……这些共同体构建依据都在发生不同程度的弱化。

 

  那么认知会成为构建共同体的依据吗?不会,因为它太脆弱,因为每个人的认知成长都不同步。

 

  但创业者们之间的共同体,在这个时代却凸显了出来。

 

  只要你正在试图通过提升自我的认知,试图构建全新的合作,试图探索不同的可能,你就是创业者。

 

  不管你是为公司还是为自己,也不论你是自由职业者还是打工仔,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身份——时代的探险家,人类文明新边疆的开拓者。

 

  在所有时代的探险者群体中,都会自然形成守望相助、无私分享的伦理。因为内心太孤独,风险太难测,多一分信息,就多一分胜算;少一次协作,就少一次生机。暂时的成败,什么都不算。一生的对手,也都值得尊敬。

 

  这是创业者会成为一个共同体的根本原因。

 

  我们这一代创业者和其他共同体有很多地方不一样,这也往往是外界误解我们的地方:

 

  我们是永远的犯错者。

 

  在创业者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正确这个词,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知道,有比我们当前做法更高明的策略。

 

  我们是永远的逃亡者。

 

  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后面发现增长比挣钱重要;当你以为增长最重要的时候,后面发现增长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创业的本质是要增长,要预期中的增长,要超过预期的增长。

 

  无论你跑在哪里,跑得多快,后面都有一条狗,在穷追不舍。这哪里是在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

 

  任何其他行业的人,一生只需做出一个高峰即可名流青史。他们的价值都是用最高点来衡量,而创业者的价值是按结局来衡量。

 

  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惠普、雅虎……人们记住的不是这些伟大的公司最辉煌的时刻,而是终局时他们落魄的样子。商学院的教授会毫不迟疑地更改自己的教案,把一个成功的典范,改成一个惨痛的教训。

 

  任何一个创业者,只要你在卸任或者死去的那一刻,你的事业不处于上升期,你就是一个挫败者。

 

  作为创业者,我们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独特宿命,我们创业者是一个共同体。

 

  所谓共同体,未必真能帮到彼此,但是我们应该有能力感受这个共同体里其他成员的苦乐和悲欢。这不是一个责任,这是一个能力。

 

  既然我们的终极宿命是错误,是逃亡,是挫败,我们还应该承受共同体其他人对错误的指责,对逃亡的加码,对挫败的嘲笑吗?

 

  举个例子,2016年9月,关于黄太吉大面积关闭店面的报道铺天盖地。在这些报道中,我们可以闻到一种浓烈的幸灾乐祸的气味,一时间,我也看到很多创业者的转发文字。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果然不出我所料。

 

  9月21日,黄太吉创始人赫畅发文章问了大家三句话:

 

  “黄太吉四年的出现,对中国的餐饮行业究竟有没有贡献?”

 

  “黄太吉对于餐饮新一代创业者究竟影响有多大?”

 

  “你们真的希望一个没有黄太吉的世界吗?”

 

  赫畅要得多吗?无非是一个等着他做出努力、克服困难的机会而已。

 

  创业者就是珊瑚虫,他们是用身体堆出岛礁,最后穿出海面。他们每一代人,都在用生命的某一个片段,来推动商业文明的进步。

 

  以成败论英雄,是他们应当承受的宿命。但是,同样承担这种宿命的创业共同体,再这样做就不厚道了。你用你当下的快感,垒起你自己成长路上的一座座高墙。信口雌黄的批评何其容易,就算你对了又能怎样?

 

  与其去嘲讽职责,不如仔细欣赏他人为你探的路,感受价值创造瞬间带给你的惊喜。

 

  你看,这就是创业者共同体。

 

  我们非常郑重的呼吁,2017年开始,创业者不黑创业者。

 

  以上好像都在诉苦,但是创业者也有一笔其他人没有的财富。

 


深圳卫视《时间的朋友》收视率第一

 

  人生的各种活法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在自己的活法里是不是步步登高,决定了一个人的成色。作为创业者,我们拥有了一根看得见的进度条,反映我们的内心成长、认知升级。所有人都看得见,你爬了多高,走了多远。

 

  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你读了多少书,上了多少学,开了多少会,承受了下属的多少委屈,你的进度条不会骗你。

 

  自由市场经济演化至今,终于可以赐予这一代创业者一个巨大的福祉——可以用数字标定一个人人生的高度。

 

  2016年,每一个创业者都拥有一些可以标记自己的数字。2017年,我们推动它,也就是推动自己向上成长。

 

  正如莎士比亚在《暴风雨》里写到:“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金句——

 

  这个世界正在向某个方向缓缓地移动。有一些潜在的微小趋势,在坚定地发生着。幅度不大,力量不小,最重要的是不可逆。他们潜滋默长,缓慢而坚定。时间一长,你会发现换了人间。比如,中国的老龄化,中国的城市化,技术进步。

 

  BAT三家,2015年大约总共有员工8万人,创造了2700亿的收入。也就是行业不到3%的劳动力,创造了接近行业的一半GDP。那么剩下97%的互联网人到底在干什么?

 

  与其和腾讯、阿里死磕,不如去找他们的投资部门死磕。“做一个看起来有前途的东西,然后卖给阿里腾讯”,是创业市场上真实有效的“代孕生意”。

 

  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每个消费升级的行业都在争夺时间。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这些新兴产业的特征,都是——它不只是你“静默的伙伴”,它要的是你一部分的生命。

 

  从销售思维转换成服务思维,本质就是和用户对话的方式从“你要什么,我有”,变成“你不用懂,听我的”。

 

  也许只要5到20年,在我们还没有退休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极其陌生。这次冲击来得又快又大。过往的人类历史证明,进步是好的,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但这一次,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我们在飞快的进步。

 

  在创业者的世界里,永远没有正确这个词,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知道,有比我们当前做法更高明的策略。不管你多对,永远有更对。

 

  以前认为挣钱最重要,后面发现增长比挣钱重要;

 

  当你以为增长最重要的时候,后面发现增长的速度才是最重要的;

 

  当你在追求增长速度的时候,你又会发现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速度才重要。

 

  创业的本质是要增长,要预期中的增长,要超过预期的增长。

 

  创业者都拥有一根看得见的进度条,折射你的内心成长、认知升级。创业者在不断攀爬,备尝艰辛,但是,所有人都看得见,他爬了多高,走了多远。

 

  我过去几年一直在讲一个词,叫“死磕”。但是今后,我会加一个词,叫“自律”。“死磕”是不管自己怎么样,都要把事儿做好;“自律”是让自己变得更好,事情自然能够做得更好。

 

  我发现原来自律和有趣是同一件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反面,叫自我懈怠。

 

  当技术造就了繁荣,匮乏成为历史的时候,真正划分阶层的是什么?不是任何的外在资源,就是你如何激发对生活的兴趣,如何通过自律达成体面。不关外界什么事儿,一切的根源都是自我。

 

  所谓更牛,就是换个罪受。

 

  (笔记侠深度编辑, 转载请后台留言,版权归罗辑思维所有)

 

 

 

 

来源:  微信公众号:笔记侠  罗振宇 

 

知投,用心服务投资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想要了解更多资讯,欢迎关注知投微信公众号 (guquanzhongchoujia)      

网站服务|  添加公众号ZTWXZS001;商务合作 |  sc@gqzcj.com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2015 符号c 京ICP备150198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