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822-0707
登录 | | | | | | 注册 | 手机客户端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关注 关注微信

10年3次被投资人踢出公司,风光CEO终获刑14年! · Sun Jan 01 11:25:00 CST 2017

  曾经和阎焱互掐的企业家要坐牢了,判了14年。

 

  他叫吴长江,出身贫寒,做过保安。1994年,与几个哥们一起创业,成立了雷士照明。12年后,公司做到了行业第一。之后的十年,是连续三场的股权大战。最终,创始人吴长江面临锒铛入狱。

 

  ▼

 

  合伙人联手把他驱逐

 

  曾经亲如兄弟,有钱后翻脸无情

 

  1965年,吴长江出生在重庆农村,从小家境贫寒。

 

  20岁时,他高考发挥失常,落榜清华大学,被西北工业大学录取。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有一份让人羡慕的“铁饭碗”。

 

  27岁,他马上要被提拔为副处长,他却毅然辞职。正值改革开放新时期,他决定独自去广东闯荡,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刚到广东,他只能做个保安。从国家铁饭碗到工厂小保安,他还是挺过来了。两年里,他先后在自行车厂、灯具厂打工。

 

  1994年,吴长江第一次创业,他联合6个人成立了惠州明辉电器,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8年,吴长江联合高中同学创立了雷士照明。

 

  吴长江与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凑齐了100万元创业。其实,吴长江经济实力远远强过他的两个合伙人。但,因为朋友情谊,吴长江仅占公司股份的45%,剩下的55%留给杜、胡两人平分。这也给之后的雷士股权纠纷埋下了伏笔。

 

  他买下更多股份也顺理成章,但在吴长江的观念里,股权不重要,兄弟与江湖情谊更重要。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一代枭雄,永远也洗不掉身上的“江湖义气”

 

  当时,飞利浦、松下电器等国际照明巨头已经进入中国,珠三角地区照明企业早已经超过3000家,雷士照明就在这样“内忧外患”中杀出重围。

 

  2000年,雷士有一批价值200多万的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是全部召回还是放任不管?如果全部召回,雷士会出现巨额亏损,面临破产。当时有人提出,可以放弃雷士商标,把剩下的产品换包装在销售,这样公司或许能挺过去。

 

  吴长江却做出了召回全部问题产品的决定。他把江湖义气看的比任何事都重要。雷士吞下了亏损数百万的代价,也在照应行业开创了问题产品召回的先例。他损失了利益,却赢得市场信誉。当年年底,雷士照明的销售额突破了7000万元。

 

他在创业期间总结出“老板定律”:

 

首先要能吃苦;其次是胆子大,有风险意识;第三是具有商业意识。

 

  2002年,雷士进行了一次至关重要的股权调整。生意平稳后,已经在雷士掌握绝对大权的吴长江,竟然决定跟杜、胡两位同学均分股权!

 

  吴长江觉得自己比杜、胡拿的分红多,把江湖义气看的很重的他决定,把公司股权均分为33.3%,有雷士照明向吴长江个人支付1000元作为补偿。坊间另有传言,嗜赌如命的吴长江从雷士账上转走大笔资金做赌资,不得不稀释股权。

 

  有钱以后,曾经亲如兄弟的合伙人之间也会产生分歧。雷士额在增长,当时,胆大地吴长江毅然决定,要在开专卖店。雷士也是照明行业内第一推行专卖店模式的企业。

 

  “雷士刚起步,产品连半壁墙壁都摆不满,开什么专卖店?”吴长江的策略在合伙人看来太激进了。吴长江要在全国建立30几个运营中心,扶植代理商。雷士已经等同于吴长江,在他的坚持下,雷士一年内开了十几家专卖店。专卖店要挂上雷士的牌子,雷士的市场信誉非常好,专卖店的生意要比其他经销商好得多。对人仗义的吴长江,赢得了全天下雷士加盟商的心。

 

  先定目标,再建工厂,营销未动,战略先行。“如果你制定一个商业战略,所有人都能看懂,那还叫战略?”吴长江有着超越常人的商业视野。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股权均分,雷士却几乎等同于吴长江。

 

  2005年,吴长江与两位联合创始人终于撕破了脸。刚开始杜、胡联手利用手里绝对的权利,按照估值,要求给吴长江8000万,让他走人。

 

  就在吴长江签订协议退出后的第3天,发生戏剧性的转折。吴长江接到了一位供应商的电话,要他赶紧回公司。一回到公司,他就被带到公司大会议厅。公司的中高层干部,全国200多个经销商与供应商把另两个合伙人围在屋内。最终,吴长江留下获得全部股权。

 

  ▼

 

  与阎焱斗,谁是野蛮人?

 

  根据协议,杜、胡出局,雷士要向他们各支付8000万。否则,这两位联合创始人将有权拍卖雷士照明的资产和品牌。

 

  为了这1.6亿,吴长江四处出卖借钱。他求助过柳传志,借过高利贷,被财务顾问骗过。

 

  2006年7月,雷士获得了赛富2200万美元的投资。

 

  第一次接触到风险投资,吴长江显然没什么经验。但是企业却又缺钱。赛富对投资条款做了详细的约定。包括:每年的绩效、将近、优先购买权等。在赎回权中规定:如果雷士未能在20118月1日前上市,赛富有权要求吴长江回购投资股份,并支付利息。

 

  吴长江回忆说:“这些条件既苛刻又不苛刻,苛刻的是,企业一旦操作不慎,每条条款都足以压垮企业,另一方面,我对自己的企业非常了解。比如对赌,对方要求30%的增长就不错了,我则坚持认为,要达到50%以上,并写进协议,30%不过是行业的平均值而已。”

 

  经过吴长江毫无经验的折腾,赛富自己都没想到能超过吴长江成为雷士第一大股东:

 

  吴长江一直想制约赛富和阎焱,2008年,吴长江以“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为由引入高盛投资的3655万美元,买进9.39%股份。没想到阎焱果断跟进1000万美元投资,手里没钱的吴长江傻了眼,他的股份被进一步蚕食。赛富总持股比达30.73%,成为第一大股东。

 

  阎焱与吴长江的分歧越来越大,吴长江习惯了大权独揽,而阎焱想把现代企业制度引进雷士。2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上市。2011年,雷士照明引入施耐德为战略投资者。令吴长江没有想到的是,随后,赛富和施耐德联手逼宫,2012年,吴被罢免,软银赛富的阎焱出任董事长。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媒体报道版本:资本得寸进尺,驱逐创始人,外资和投资人联手要占有民族品牌。阎焱被当成门口的野蛮人。

 

阎焱的版本:私拿公款赌博不顾商业底线,企业家违背商业原则

 

  最终,双方和解(代理商们的罢工再一次保住了吴长江),吴长江重入董事会。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阎焱回忆:双方争论最大的焦点从来不是利益。而是公司的制度化管理上,尤其是上市以后。

 

吴长江评价阎焱:很多人不了解我,也不了解阎焱。他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个非常精明的人。判断决策也是蛮准的一个人。这件事后,和阎焱之间更亲了。

 

在一次电视采访中,有人对吴长江说,在雷士成为伟大企业的过程中,你总有一天会感谢阎焱,给你上的现代企业运行规则这一课。

 

  阎焱说,中国只有出了伟大的公司,才会诞生伟大的风投公司。他曾说过:有的中国企业家,我不喜欢他们,但我理解他们。

 

  “我确实是自恃,离开了我,谁都控制不了雷士。现在想想,我当时过于自信了,甚至刚愎自用。”吴长江曾这样说。

 

  

 

  引狼驱虎

 

  丢了公司,丢了自己

 

  或许对以阎焱为代表的风投资本还残存恨意。吴长江找到了王冬雷,这个最终把他送进监狱的男人。

 

  王冬雷的德豪拥有LED芯片技术,雷士有无与伦比的渠道和品牌。两家联合,打通产业连,他们自信可以让雷士更进一步。而王冬雷进入雷士的还可以帮助吴长江打击阎焱。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王冬雷显然比吴长江更熟悉资本,他旗下的德豪润达买下了吴长江手中雷士照明的18.6%股权,在从二级市场上收购股权,终于成为了雷士第一大股东。之后,德豪再向吴长江增发股权,让吴长江成为德豪的第二大股东。吴长江与王冬雷绑定到了一块。

 

  2014年,王冬雷成为雷士董事长,吴长江被其任命为执行董事。阎焱终于被吴长江“赶走了”。

 

  合作蜜月期过去了,吴长江与王冬雷之间产生了新矛盾。据吴长江说,王冬雷开始私下接触雷士的经销商。还把雷士旗下赚钱的业务转到德豪润到。随后,在临时董事会上,吴长江被罢免。十年之内第三次被踢出局,时间也磨灭了经销商们的耐心,这次没有人再支持吴长江了。随后是两人长期的隔空对骂,互斥对方试图掏空公司。雷士资本闹剧也接近了尾声。

 

  2015年1月4日下午,吴正式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2016年12月21日,吴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经惠州中院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一代枭雄落幕,是企业家精神的缺失还是时运不济,让人不禁唏嘘。

 

  吴长江不懂现代企业制度,把引入资本的上市公司当做自家的公司,最终惨败。功过好坏不能用好人、坏人区别。创始人可能是不断创新的天才,也可能是不守规矩的蠢材。

 

  

 

  十年3次遭驱逐!

 

  最终,创始人还是丢了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

 

  公司销售额不断增长,本该是企业加大技术研发,做大做强的实际。吴长江却陷入了股权斗争中,他还把精力和财力投入进房地产行业,成立雷士地产公司。他用雷士的名义,在重庆和万州拿地开发房地产。他的种种做法引起了投资人的强力不满。除此之外,吴长江赌博的不良嗜好也不断被传出。

 

这个刚被判刑14年的CEO,是怎样被投资人与合伙人踢出公司的

  “小吴,你太理想化又太重义气,这样的性格是你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以后你若成功是性格使然,若栽跟头也是因为你的性格。”这是吴长江辞职南下前老领导对他说的话,没想到20多年后,一语成谶。

 

  “十年发生三次风波,人们都会觉得我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人。以后在金融市场融资、与人谈合作,或是在公众的评价中,还有几个人愿意相信我?”吴长江曾这样反思。

 

 

 

 

来源:  创业邦   

 

知投,用心服务投资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想要了解更多资讯,欢迎关注知投微信公众号 (guquanzhongchoujia)      

网站服务|  添加公众号ZTWXZS001;商务合作 |  sc@gqzcj.com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2015 符号c 京ICP备150198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