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投网 > 创投资讯

智能加身,资本加持,谁会成为智能机器人的破局者? · 2018-05-15

  互联网巨头们的线上争夺战逐渐演变为线下家庭争夺战,科技巨头、传统家电、颠覆者纷纷闯入智能家居,2018年多出“大戏”接连上演。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哪里不会点哪里,so easy!”

 

  2017年,这位几年只学会读tiger的“点读机女孩”晒出727分的中考成绩,我们恍然发现十余年已过,早教机芳华不再。

 

  彼时,人工智能热潮席卷早教行业。不知不觉间,昔日笨拙的早教机早已变身为灵活可爱的早教机器人。

 

  早教学习机与早教机器人对比分析   制表:品途商业评论

 

  智能加身,资本加持,早教机器人的呼声一波高过一波。

 

  早教市场入口的抢占

 

  几个月前,福州的陈女士在一家儿童用品商店给孩子买了一个早教机器人。令她惊喜的是,这款机器人让她的孩子爱不释手,孩子除了和它进行语音互动,让它讲故事、唱儿歌,还学着可以自行DIY编制机器人的舞蹈动作。

 

  “现在早教课程价格不低,许多早教课程一节要200元左右,全套下来价格要2万元以上。”陈女士说,而早教机器人贵的不过几千元,便宜的只要800到900元,价格上更好接受,而且加载了早教课程,可以在家实现一部分早教功能。

 

  火热的儿童经济,庞大的早教市场,正吸引着各路资本涌入早教机器人赛道。各路资本对早教市场入口的抢占,正在风起云涌。

 

  “从投资角度来看,我们看好在产品研发领域具备良好商业嗅觉、以产品经理导向、深入挖掘需求场景的企业,例如优必选、康力优蓝、未来伙伴等。”广发证券分析师在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的采访中说道。

 

  此外,“我们相信机器人将在早教领域率先产业化,而该领域也比较容易诞生爆款产品。这是一片尚未被大牛分割的蓝海。”

 

  巨头尚未蚕食的市场先机

 

  2017年,阿尔法小蛋在上市仅两个月时间内,销售量破100,000,日活率超30%。

 

  如此骄人的成绩,让跃跃欲试的创业者看到了早教市场可观的利润,以及早教机器人市场的巨大潜力。

 

  于是,各路玩家纷纷入局,竞相通过机器人多样化的功能、呆萌的外观来俘获孩子及家长的“芳心”。

 

  教育机器人品类及产品一览  制表:品途商业评论

 

  综合来看,目前市面上流行的儿童早教机种类繁多,品类各异。开发者既有长期深耕儿童机器人领域的企业,也有科大讯飞、清华紫光等A股高科技企业,还有安保领域的领头企业大华股份及互联网公司360公司等。

 

  大家你争我赶,看准的是巨头尚未蚕食的市场先机。

 

  “新生代父母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也更注重对孩子教育的投资。另一方面,现在很多学龄前儿童的家长都处于快节奏的生活环境下,很难有足够的时间、科学的方法陪伴孩子成长。”长期从事早教产品销售的肖经理介绍说。

 

  但是,在他看来,目前早教机器人还是以家庭陪护、场景式陪伴为主,早教功能为辅,大多数消费者把它视作一种玩具而非教育工具。 

 

  而这种“被视为玩具”的尴尬现状也与早教机器人本身的性能有关。据了解,当下早教机器人的语音交互能力与消费者的期待相差较远,“很多话它还是听不懂,反应也比较慢。”一位消费者抱怨道。

 

  “现在市面上的儿童机器人很多都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级,就单单第一步的语音识别,有时都不是很准确。毕竟这里还涉及到小朋友的发音和成人不一样,会有口齿不清、叠字、忽快忽慢等问题。比如小朋友用不清晰的发音说了一句:愚公移山,可能就会被识别成:愚公于山,就会导致下一个意图识别或者信息检索的环节出现偏差。”

 

  但这样的痛点又恰恰为入局者提供了更多的机遇,也为早教机器人未来的版图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间。

 

  更像机器还是更像人

 

  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记者走访发现,大部分早教机器人在外形和硬件设计上都大同小异:圆胖的身体、一个屏幕、一个摄像头、一个安卓系统、高级一些的带有声音定位技术。

 

  如此高的相似度影射出的是行业准入的门槛之低。那么,如此同质化的功能背后,机器人价格为什么会有几十倍的差距?

 

  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就此采访了进化者机器人CTO林贺,其公司推出的机器人小胖售价高达18,888元,堪称业内最高价。当被问及敏感的价格问题,林贺笑笑说,“机器人的含金量取决于它是更像机器还是更像人。” 

 

  “我认为关键在于互动性。当下,小胖的智力水平和三到四岁孩子差不多,它可自建家中地图,并根据语音指令避开障碍物、自由走动,在电量低于20%时,它还可以自动回到充电桩充电。此外,小胖可以通过用户的语音来判断其情绪状态,会通过表情、动作、语言来表达,哄小朋友开心。” 

 

  同时,林贺提到,内容质量也决定了早教机器人的价值。“小胖目前的课程教材内容涵盖了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大体系,共有386套课件。课程中甚至包括情商课,这也让它更像一个真正的‘人’。”

 

  狗尾草智能科技CEO邱楠也同样看重机器人的“人性”,在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的采访中,他提到,“我们希望消费者可以时时刻刻牵挂着我们的机器人,把它当作真正的玩伴,看不到就会想念,也会担心它在家安不安全、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等等。大概和老母亲们的蛙儿子差不多吧。

 

  下一个“中兴”?

 

  “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主要包括电控系统、伺服电机和减速机,与之对应的三大关键核心技术,主要掌握在日本发那科、日本安川、德国KUKA和瑞士ABB等少数国外机器人企业手中。”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教授马宏宾在《科技日报》采访中无奈地说道。

 

  在市场与资本的持续火热下,我们也不得不冷静下来面对残酷的中国机器人现状。

 

  当下,国外机器人企业占据了我国机器人市场90%的份额。仅发那科、安川、KUKA和ABB四家公司就抢占了约65%的市场份额。而国内企业由于在精度、可靠性和稳定性等方面难以与前者匹敌,还很难被用户信任。

 

  此外,由于缺乏关键核心技术,国内机器人产业大部分处在做系统集成的阶段。掌握着核心技术的上游企业,也掌握着绝对话语权,赚取超额利润。系统集成商仅能赚取10%左右的毛利。

 

  同样是核心技术的匮乏,同样是系统集成商的微薄利润,同样是寄人篱下的痛楚,这与近期不断发酵的中兴事件如出一辙。

 

  “美国的出口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立即进入休克状态,并将伤害到公司8万员工、30万股东,以及全球数百个运营商客户与数亿终端消费者。” 中兴董事长殷一民4月20日在集团深圳总部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

 

  尽管5月13日特朗普发布推特称:“我们正在为中兴通讯提供一种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但这次中兴危机暴露出的全球性风险是商业生态危机,这是每一家企业都可能置身其中的巨大风险。

 

  “为什么美国人可以轻易掐住我们的脖子,中国整个芯片产业都极度依赖于进口,2017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高达2600亿美元,贸易逆差高达1932亿美元,集成电路早已超过石油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进口商品。2017年排名全球前十大的半导体企业,没有一家是中国的。”海通证券姜超在长文中写道。

 

  任何企业都不能脱离产业链独立生存,但核心技术却是安身立命之本。如若智能机器人可以引以为鉴、不再重蹈中兴的覆辙,这份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也算没白白体会。

 

 

 

 

来源: 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  柴佳音 

 

知投网,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

文章为知投网(www.zhitouwang.cn)或知投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网站服务|  添加微信号ZTWXZS001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评论

网络媒体

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知投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