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投网 > 创投资讯

连续投中小米等7家独角兽,这家CVC怎样灵活机动抢项目? · 2018-10-11

2018年7月9日9点30分,站在敲响港交所镁光灯下,雷军挥手敲响港交所有史以来最大的那面开市铜锣,小米集团正式登陆香港主板市场。站在台下的邓元鋆拿出手机定格画面,以此记录诺基亚成长基金(NGP)又一家Portfolio公司的历史性时刻。

 

小米上市晚宴后,作为NGP管理合伙人、董事总经理的邓元鋆在朋友圈发来祝福:“很庆幸能够有机会跟雷总和小米合作多年!愿小米新征程一切顺利!”

 

成功投资小米,是邓元鋆足以感到自豪的事情。NGP迄今已经在全球投出了7家独角兽,令同行诧异的是,NGP二期基金在中国实现100%成功退出,除小米之外,还包含UC优视、赶集网、国双科技、亿动广告传媒、空中网等公司。后来,UC Web 被阿里巴巴以 47亿美元并购,赶集网被 58 同城以36 亿美元并购,国双科技成为赴美上市的大数据公司第一股。NGP给诺基亚母公司交出一张漂亮的答卷。

 

x1.jpg

 

NGP的唯一LP是诺基亚,投资方向会与诺基亚有一定协同性。从这个角度来讲,NGP是一家标准的CVC。一般CVC给外界的感受是:束缚于母公司战略、决策慢、不够灵活机动,很难抢到一线项目。但这家神秘的CVC怎样在竞争激烈的资本环境中做到高命中率?

 

曾是“雷军”们的担忧

 

10多年前,邓元鋆还是诺基亚手机中国区掌门。他把诺基亚中国带到巅峰时刻,成就诺基亚中国700多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最辉煌时,诺基亚占据中国手机市场将近半壁江山。2008年,作为一家知名跨国公司的全球副总裁,邓元鋆跟李开复、王功权、池宇峰等人一同受邀,成为2008-2009年度AAMA亚杰商会“摇篮计划”的创业导师。

 

 

x2.jpgNGP诺基亚成长基金 管理合伙人 邓元鋆

 

 

在100多名出类拔萃的创业者中,邓元鋆选中俞永福(UC创始人)和杨浩然(赶集网创始人)两名创业者作为辅导对象。对团队和项目有深入了解之后,邓元鋆出于推动诺基亚在移动互联网产业链布局的目的,将UC和赶集网推荐给NGP,并最终促成两笔投资交易。

 

若干年后,UC、赶集网确实成为诺基亚成长基金早期Portfolio中的明星公司,也成为当年“摇篮计划”同批创业者中为数不多跑出来的明星项目。可见,邓元鋆敏锐的投资眼光当年便已初现端倪。

 

NGP投资UC、赶集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计算机专业出身的邓元鋆出于对移动互联网和技术的热爱,乐此不疲地以创业导师的身份活跃在创投圈,为创业者排忧解难,忙得不亦乐乎。他操着一口浓重的香港口音面带微笑对《创业邦》说:“当时是做公益事业”。

 

做“公益”的这份经历,不仅强化了邓元鋆对前沿科技趋势的敏锐度,更为后面转型风险投资积累了良好的人脉资源。

 

2011年,邓元鋆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离开诺基亚,后加入AMD负责大中华区业务。直到2013年初,NGP合伙人抛来橄榄枝,邀请邓元鋆回归。

 

是否转型做CVC?邓元鋆决策前有听从朋友们的建言。其中一位老朋友便是雷军。邓元鋆因做UC导师,早在几年前就与雷军相识。首次见面有段小插曲,彼时小米公司尚未成立,雷军身上的标签还是天使投资人。在UC公司CEO俞永福的引荐下,雷军到诺基亚大楼找邓元鋆谈UC业务。雷是诺基亚的忠实粉丝,曾一口气买下100部诺基亚高端商务手机E71送给客户和朋友。

 

富有戏剧性的是,交往一段时间之后,邓元鋆的企业家身份和雷军的投资人身份发生180°反转。邓元鋆转型做投资,雷军却操起邓元鋆的手机旧业;雷军不仅造了像诺基亚一样火遍中国大江南北的手机,邓转变成米粉,更成为小米投资人。

 

时间退回至2013年初,面对NGP抛来的橄榄枝,邓元鋆跑去找雷军请教如何做投资。当时,雷军的小米手机一年卖了100亿人民币,被媒体奉为“神话”。邓、雷两位手机界“奇兵”无话不谈,聊了将近两小时。雷军除了传授一些做投资人的经验外,也提出几点担忧,核心的一点是:CVC往往受母公司战略方向束缚,投资决策过慢。

 

雷军的担忧不无道理。纵观海内外CVC,给创业者留下的印象确实是投资决策不够灵活机动,在跟财务VC抢项目时显得被动。邓的其他几位VC朋友,也像雷军一样,提出类似疑问。在听取多方建议后,邓元鋆还是接受了NGP抛来的橄榄枝,最终以NGP全球合伙人的身份重回诺基亚。

 

到底如何做一家有强竞争力CVC?邓元鋆显然是进行过全面思考后才入行的,并与NGP一起在实际工作中持续摸索。

 

怎样克服CVC弊病?

 

邓元鋆早年接受媒体专访时坦言,最早投资UC、赶集网、空中网等公司时,诺基亚确实要求被投公司与手机业务有一定协同性。这跟普通CVC确实相似。但卖掉手机业务之后,NGP开始走出一条区别于普通CVC的差异化路线。诺基亚作为NGP的唯一LP,允许基金把战略价值被放到其次,把财务回报提升至首位并作为考核指标。从这个角度来讲,NGP算是一家独立的财务VC。

 

从NGP的组织架构来看,它跟普通VC一样,采取全球合伙人机制。这意味着基金能独立开展投资业务,决策时不需要母公司业务部门的参与和审批;且合伙人参与管理、内部投票和投资决策,收取管理费,享受收益分成。“合伙人机制的好处是不仅决策效率高,更便于调动投资团队的积极性,又能留住人才。”邓元鋆告诉《创业邦》。

 

如何克服CVC“决策慢”的弊病,这是NGP内部一直高度重视的环节。在经历一段时间磨合之后,在NGP内部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允许特别项目特别对待,其中一位合伙人认为需要加快决策进度时,可以走“绿色通道”。

 

以“我的打工网”为例,当时参与竞争的还有一家知名VC,决策速度显得尤为重要,否则NGP可能错失投资机会。当时正值圣诞前夕,多数基金接近假期时的松散状态,很少再出手投项目。紧急情况之下,邓元鋆开始启动“绿色通道”,大大压缩审批流程和时间,推动合伙人快速决策。最终,从面谈到交割,投资“我的打工网”只用了不到四周时间,在创业者预期的时间点之前完成打款。

 

但邓元鋆不会因盲目求快而放弃对企业质量的把控。为了抢案子,投资人快速签订Term Sheet拖住创业者,最后又放弃投资的案例不在少数,甚至非常普遍。但邓元鋆有很强的品牌意识,签订Term Sheet异常慎重。“只要出Term Sheet,我们必定会投资!从第一次见面,到出Term Sheet,我们最快能做到两个礼拜。当然,快的前提是,我们懂这个领域,前期已经对行业做过扎实的市场调研,对大方向有了清晰的判断。”

 

为何重仓布局“非头部”市场?

 

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资本市场异常活跃,大规模融资事件频出。邓元鋆明显感受到资本市场的疯狂,高价抢项目现象越演越烈,创业者烧钱推广行为愈发激进。此时的NGP异常谨慎,反而放缓了投资步伐。

 

到了2017年下半年之后,多数基金在资本寒冬论调下处于观望状态时,NGP却活跃起来,先后领投了乂学教育、我的打工网、快易检、小米生态链企业纯米等多家公司。

 

被NGP投资的大部分公司有个共同特点,目标市场分布在二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覆盖医疗、教育、生活服务等满足百姓刚需的各个领域。邓元鋆将“一线”外的市场概括为“非头部市场”。

 

这个决策源自多年前邓元鋆对三四线市场的了解。早在2005年,邓元鋆身处诺基亚手机时代,作为掌门的他便锁定被友商们忽视的“非主流”市场,主导推出面向农村市场的百元手机,使诺基亚手机市场份额快速攀升至44%,中国街头出现一股“人手一台诺基亚”的热潮。这些都得益于邓元鋆独到的战略眼光。“即使现在,中国偏远地区的很多刚需并未得到满足,市场机会非常大。”

 

就已获2.7亿人民币的乂学教育来讲,通过人工智能和自适应学习方式,把一线城市最好的教育资源匹配到偏远地区。不久前完成近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的快易检公司,则提供医学检验送检服务,将优质医疗资源有效下沉,让乡村基层诊所、卫生所的患者享受到等同于三甲医院的血检服务。

 

“我的打工网”CEO邱俊炜融资时发现,很多财务投资人难以理解小城镇用户和市场,但跟做企业出身的邓元鋆交流却显得与众不同,沟通非常顺畅。“邓总有丰富的产业经验和深刻的用户洞察。在董事会上,我们聊得更多是产业变化和公司战略。邓总经历过诺基亚手机的跌宕起伏,做企业的经验和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对我们帮助非常大。”如今,NGP投资的这家企业已经成为蓝领招聘市场NO.1,最新一轮融资额超2亿人民币。

 

财务以外的价值是什么?

 

“给钱、给资源”也是创业者从VC口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但真正能将所谓的“资源”落到实处的VC恐怕屈指可数。针对资源落实问题,邓元鋆显然底气十足,他说:“诺基亚有超过 10 万个专利,是全球移动、AI 和 IoT 领域拥有最多专利的公司之一。而贝尔实验室在AI、IoT 等多领域有超前的研发能力。这些都是独家资源。”

 

拿小米公司来说,邓元鋆跟雷军私下交流很多,雷军还引荐他成为雷军系公司YY、金山的独立董事。在跟雷军的多次沟通中,邓元鋆能强烈感受到雷军有梦想、有激情、有战略高度,在他和他团队的带领下,小米很有机会成为全球行业的领军企业。所以,在尚未投资小米之前,邓元鋆就密切关注着小米的成长历程。当小米在国内市场做得风生水起之时,对战略方向异常敏锐的邓元鋆判断:小米应该尽快出海,走向国际化。

 

深谙手机业务的他非常清楚,小米要成功出海,成为全球的领导者,必须克服有关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为了寻求解决方案,邓元鋆多次跟诺基亚母公司交涉,最终促成小米公司和诺基亚签署一份商务合作协议及一份多年有效的专利许可协议,其中包括将在移动网络的标准必要专利方面实现交叉授权。交易中还包括小米收购部分诺基亚专利资产。

 

这成为诺基亚有史以来首次跟国内手机厂商达成知识产权方面的合作。小米的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 年,小米在海外市场的收入达到 320.8 亿元,约占总营收的30%。海外市场成为小米营收的重要来源之一。可以说,邓元鋆在小米出海的关键时刻,助了一臂之力。

 

被投企业Sensoro(升哲科技)是一家物联网技术服务商,提供从芯片、模组、传感器、通信基站到云端平台的一系统服务。在刚刚结束的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这家公司还因超低功耗物联网技术被马化腾点名当典范。Sensoro创始人赵武阳称,刚被NGP投资时,公司并未跟诺基亚产生任何业务关系,而现在赵武阳微信上有一大串诺基亚业务部门的同事,并且在通讯设备、基站等多个业务模块,诺基亚给与很多帮助。“诺基亚是很好的智囊团,也能带来很好的资源。不是恭维NGP,他们确实是国内少有的懂技术的VC,又经历过产业的变革,这些经历都非常宝贵。他们还不会像传统VC一样要求3~5年退出,NGP会有足够的耐心。”

 

Q&A

 

Q:NGP作为一家CVC,把财务回报作为最重要的考量指标。这对诺基亚母公司的战略发展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邓:我们认为是好事。作为财务独立的基金,NGP寻找案子时可发挥的自由度更大,不再受母公司业务部门的战略束缚。但投资方向会跟诺基亚的未来战略有一定匹配度即可,比如基金会重点关注IoT、AI、医疗健康等领域。NGP作为诺基亚的眼睛和耳朵,又能有不错的财务回报,何乐而不为?!

 

Q:NGP基金总规模多大?主要投资哪个阶段?

 

邓:超过10亿美金。主要投成长期阶段的企业,额度一般在1000万美金。我们不做天使投资,但会跟早期公司长期保持联系,达到我们的规模后就会考虑投资。

 

Q:是否走过弯路?

 

邓:做的第一笔投资。表面上,那只团队背景很不错,有成功的创业案例,也有创新的技术,还有不错的投资人背书。等投资完才发现,刚刚上市的产品出现问题。当时应该再缓两个月等产品上市得到验证再投资。这就是我总结的“4P”投资理论中的Proof-Point(证明点)出了问题。

 

Q:请谈谈你总结的4P投资方法论?

 

邓:选择投资项目时,我们会用“4P”理论进行验证:(一)People,即人:团队是否足够牛;(二)Pain Point,即痛点,解决的是不是最大痛点;(三)Proof Point,即,证明点,产品是否量产、卖了多少、用户体验、反馈怎样;(四)Potential,即潜力,投资回报、商业模式、竞争态势、估值

 

 

 

 

 

 

 

 

 

 

 

来源: 创业邦       作者:刘岩

 

 

 

 

 

知投网,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
文章为知投网(www.zhitouwang.cn)或知投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网站服务|  添加微信号ZTWXZS001;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评论

kathleen

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知投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