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投网 > 创投资讯

人工智能在中俄两国军事领域的应用发展概述 · 2018-11-07

 


来源:俄罗斯Fast Salt Times网站

 

转自: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作者:蓝山

 


【读】本文原载于俄罗斯Fast Salt Times网站,原标题为КАК ИСКУССТВЕННЫЙ ИНТЕЛЛЕКТ ИЗМЕНИТ ПОЛЕ БОЯБУДУЩЕГО。文章主要介绍了人工智能目前的发展现状、未来的发展趋势和应用,人工智能的优势及存在的问题,并探讨了美国、中国、俄罗斯等国人工智能在军用领域应用的观点和情况。文章全篇约9300字,节选部分探讨了中国及俄罗斯的相关发展情况。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工业今天正在飞速成长,而其使用领域(包括军事领域)实际上是无限的。人工智能赋予军队三个主要优势:运用海量数据,处理速度,行动的自主性。

 

简而言之,人工智能能在没有人参与的情况下更快、更准确地确定目标,提供后续行动方案,对不断变化的环境实时做出灵活反应,并定下决心(如果人允许的话)。这里说的是直接遂行作战行动。

 

最令公众感兴趣的首先是自主性。目前对于是否消灭目标的决定是由人做出的,但已经开始研制出能自主遂行作战行动的系统。在未来战场上取胜的将是能更快作出决定的系统。在这方面,人将成为指挥链条中薄弱而缓慢的环节,相应地,敌人也将总是受到研制全自主系统的诱惑。

 

网站Defense One的创办人之一帕特里克·塔克和丹佛大学教授希泽·罗夫称,尽管五角大楼一贯宣称人将永远处于决策链条中,但今天的人工智能系统发展不仅仅是被用来帮助人更快、更好地做出决策,而是为了使人全面退出决策领域。

 

据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未来战争研究计划经理波尔·斯卡尔称,已经有大约30个国家装备了防御性自主系统,它们暂时还要在人的监控下工作,但今天的世界已经在竞相研发进攻性自主武器。

 

斯卡尔在说到人工智能在战争中的应用时,积极使用了“半人马战士”这个术语,即在未来战场上人类和人工智能将一起工作。这个术语来自于使用计算机的象棋比赛,是加里·卡斯帕罗夫想出来的。在国际象棋中,这被称作cyborg chess或centaur chess。斯卡尔认为,必须停止仅在“要么人,要么机器人”的二选一框架中思考,努力找到人类和人工智能共同工作的技术运用。美国“阿帕奇”直升机与无人机工作试验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即直升机飞行员与计算机一起控制无人机的半自主活动

 

未来运用人工智能的最明显方法之一是对无人机群的控制。在选定算法的情况下,由上百架或上千架无人机组成的机群可能使我们习以为常的、更复杂的战场参与者(例如坦克或飞机)的工作失效或瘫痪。无人潜水器或无人艇能妨碍潜艇和舰船的运转。

 

时至今日,尤其令人感兴趣的甚至不是己方人工智能系统的自主作战行动,而是所谓的“反自主性”概念,即受到攻击的敌方人工智能系统会学习,从出现的情况中得出结论并自行选择对抗方法。亦即进攻方的每次攻击都会自动使对手变得更加危险——如果不立即消灭它的话。

 

有意思的是,自主人工智能系统在海军中的推广可能会比空军快。美国空军目前不得不一再声明,操作人员操纵无人机进行打击的时候,不是无人机而是操作人员有时会犯错。由于这些打击时常造成平民伤亡,空军的无人机计划经常会在媒体上被炒作。海军则没有受到额外的舆论关注和议论,至少暂时没有,因此可以平静地研制自己的系统。

 

当人工智能能够在社交网络中选择所需的信息战术时,网络行动和网络宣传与反宣传自动化也是很有前景的发展方向。例如,美国在尝试研发能够确定在网络中从事反宣传的机器人。

 

人工智能不仅有希望进行“智慧管理”,还将具有计算能力带来的速度。军队希望能研制出量子计算机,为人工智能工作提供保障。

 

计算速度和数据处理速度可显著改善无人机和军用机器人的工作,在可预见的将来将赋予它们直接遂行作战行动的任务。简而言之,与对手的机器人相比,首先研制成功量子计算机的国家的军用机器人将会决策更快,行动更精确,可以处理更多的目标,对整个战场看得更清楚,行动步骤算得更远,而这意味着获胜。

 

量子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可被用于设计新武器、新材料、新构造甚至制定新的战争战略。无疑,预测将进入量子计算机的使用范围。美国白宫曾宣称,华盛顿在计算技术领域的优势正在受到包围,应该增加对量子技术的投资。如果中国未来成功地成为“量子革命”的领袖,那么世界地缘政治和军事地图将发生重大变化。

 

2015年中国成立了国防科技工业发展委员会。2016年中央军委又成立了一个科技委员会。这两个机构的任务是整合民用和军用技术,促进两用技术发展。2016年中国领导人提出军队应重视为武装力量发展前沿战略技术。中国社会应成为创新型社会。2016年在五年计划(2016-2020年)框架内也指出了军事综合体应集中力量的方向,包括攻关航天和航空发动机、量子技术、高超声速技术、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纳米技术、人工智能和宇宙研究。

 

2017年7月,中国国务院公布了到2030年前把中国变成“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国家和全球创新中心”的详细战略。该战略包括承诺向“利用人工智能巩固国防、保卫国家安全的”研究与开发投资。该战略特别重视在作战自动化和预测领域使用人工智能。北京在战略中指出,中国到2030年之前将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袖。

 

谷歌公司前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宣称:“请相信我,中国人在人工智能方面非常出色。他们将把这种技术用于商业目的,也将用于军事目的,并会带来各种潜在后果。一切都非常简单。到2020年之前他们将赶上我们,到2025年之前他们将超过我们,而到2030年之前他们将在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业中占据优势。”

 

目前外界对中国在军事领域使用人工智能的实例所知不多。

 

去年12月在上海的展览会上,中国人展示了世界上最快的“天星-1”(音译)海上无人艇。该艇排水量7.5吨,长12.2米,用于海上巡逻,装备遥控战斗组件,很可能是ORW-1组件,它包括1挺88式(QJC88)12.7毫米机枪和1个光电站。该组件还有全自主模式,有用于在水上工作的稳定系统,瞄准射击距离1500米。外界认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正在致力于在此类射击组件中应用人工智能,以便能根据对情况的自动评估从数据库中选择目标,独立做出开火决定。

 

中国媒体还援引研制者的话报道,中国海军正在将人工智能推广至其核潜艇的控制系统。中国专家认为,现役潜艇的电子设备严重落后于潜艇本身的能力,而中国有很好的机会在研制新潜艇时马上在电子设备中植入人工智能。目前中国海军没有削减核潜艇艇员编制的计划,人工智能应在控制和决策中扮演助手角色,而不是取代人。中国科学院研究员朱明(音译)指出,最近几年,在水下作战中应用人工智能的主题变得十分流行。这是因为,理论与实际应用技术能力之间的脱节正在逐步缩小。人工智能能在根本上改变主要国家水下力量的平衡。另一方面,朱明警告说,在核武器领域对人工智能的控制不足可能会适得其反。

 

潜艇人工智能并不是什么新事物。去年,为美国海军潜艇部队供应产品的某公司的负责人乔·马利诺就宣称,俄罗斯和中国潜艇使用人工智能可对美国的制海权构成威胁,因为潜在对手将比美国人更快地做出更精确的决策。马利诺试图使美国领导人重视研究在水下战争中运用人工智能问题的必要性。

 

人工智能也可以帮助中国的军工综合体。去年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了题为《人工智能及其对于中国的意义》的报告。该研究院预测,中国达50%的劳动可能已实现自动化,这使中国成为人工智能应用市场上潜在的最大玩家。到2025年之前全球人工智能应用市场规模将达到1270亿美元左右。2016年有60亿美元风险投资注入人工智能。据计算,在生产中推广人工智能可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增加1.4%。在工业中使用人工智能可大大加快军事工业的发展,加快军事技术装备的研制和投入市场或战场。

 

美国专家指出,北京当然雄心勃勃,但军用人工智能的竞赛刚刚开始加速,所以未来会怎么样还很难预测。

 

美国目前暂时领先于所有国家,然而,美国国内对这种声明持严肃态度,并且许多人认为,中国正在赶上美国。2017年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申请了641项专利,而美国仅有130项。2012年美国人工智能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收到的论文中,美国学者的占41%,而中国学者只占10%,但到2017年情况已经大为改观:美国学者占34%,中国学者占23%。

 

中国在该领域发展的主要障碍是缺乏专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只有大约40%的中国专家工作时间超过10年,而美国有70%。因此,北京的目标之一是从国外吸引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到中国来。

 

本地区邻国也注意到中国正在致力于人工智能领域。据悉,印度和日本计划联合研发军用地面无人驾驶车辆和军用机器人,以抗衡中国。印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中心的代表称,联合攻关的目标是为武装力量装备高容错的、自给自足的、能够自适应的自动化系统。

 

俄罗斯不久前还没有清晰的军用机器人技术战略。2014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在考虑到使用无人驾驶系统的情况下制定了2025年前装备计划,在国防部中成立了军用和特种机器人技术装备发展专门委员会。从2016年起每年召开“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自动化”军事科技会议。据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称,最近三年俄罗斯武装力量成立了10个大型科研院所和中心。这些科研院所和中心正在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无人机在内的各领域进行研究。俄罗斯正在努力推进生产线标准化,去除重复工序,从大量方案中选择一系列基本无人驾驶平台。政府军事工业委员会提出了到2025年使30%的军事技术装备实现自动化的目标。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的俄军问题专家萨姆·本德特认为,俄罗斯在新技术使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领域落后于中国和美国,但是因为2008年通过了武装力量现代化计划,俄罗斯加大了对该领域的投资。本德特说:“俄罗斯已经落后,但目前正在补救失去的东西。”

 

本德特称,与美国不同,俄罗斯军事工业的官僚机器在无人驾驶系统研发领域正在变得更加高效,工作更加迅速,正在获得更多的资源,奖励研发。除军工综合体外,很多民用研究所和试验室也有攻关这些任务。

 

美国人认为,俄罗斯在该领域的头号任务是研制远程打击无人机。另一项任务是完全摆脱对外国设备的依赖。 

 

国外专家指出俄罗斯有两个有前景的无人驾驶系统发展方向。第一个方向是人工智能和无人机群的使用。第二个方向是无线电电子战装备与无人驾驶系统相结合。

 

俄罗斯的技术部门规模比美国和中国的小,这使其在竞赛中的机会较少。但俄罗斯在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领域保留了强大的学院传统。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乔治·艾伦预计,俄罗斯可能将做好在情报和宣传活动中比其对手更有进攻性地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准备。他认为,自动化可加强黑客行动和在社交网络中行动的潜力。

 

可以说,人工智能目前正在俄罗斯防空和反导防御系统中得到推广,由于人类操纵员反应速度慢,这些系统将人从决策链条中排除。人工智能还被应用于地面自动化平台射击系统(中国也在研究)和用于处理来自无人机的信息的系统。

 

俄罗斯国防部信息与远程通讯技术发展总局局长奥列格·马斯连尼科夫少将称:“各国军事部门和情报部门正在推广所谓的智能作战机器人——各种自主装备。军用人工智能系统的例子有用于收集和分析情报的军用智能系统,在信息空间中散布大量人造数据(以形成虚拟“真相”)的军用智能系统,人工智能雷达系统,人工智能战术武器,人工智能无人机等。”

 

 

 

 

来源:战略前沿技术

 

知投网,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

文章为知投网(www.zhitouwang.cn)或知投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网站服务|  添加微信号ZTWXZS001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评论

战略前沿技术

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知投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