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投网 > 创投资讯

造星3.0时代,网红和娱乐明星之间究竟有多远? · 2019-01-11

正对着舞台的看台中心聚集着一群高举舒字灯牌的粉丝,“百变的舒舒”几个大字丝毫不输给四周亮起的“谭维维”灯牌;“天南地北,美涵最美!”,左半场响起了粉丝团整齐划一的口号;大壮演唱新歌《谁不是在流浪》时,现场无数观众举起手机争相拍摄;叶哥出场后,半个场馆都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声……

 

热情的应援出现在陌陌“17惊喜夜”现场。舞台之上,华少、沈凌、王菊三人搭档主持,陌陌平台内一众表现优异的主播与毛不易、谭维维、张韶涵、陶喆等明星歌手同台歌唱,毫不输阵,舞台下,主播的粉丝也与一众明星粉丝别无二致,都在奋力为支持的对象摇旗呐喊,甚至在下午的红毯环节拉横幅抢占地盘,battle得激烈异常。

 

这些无一不反映着网红和传统明星的距离在被进一步压缩。也许在知名度上还存在着认知差距,但从粉丝粘性和大众心态来看,这些活跃在网络端口的红人正在一步步“入流”。

 

这是陌陌直播造星的第三年。

 

移动社交平台崛起,迈入3.0的直播造星时代

 

传统的经纪公司挖掘培育,通过电视台和媒体对艺人进行包装和大众知名度累积的引导型造星模式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已被迅速取代。依托互联网平台获得大众需求,顺应需求推出相应明星并积累起一定规模的粉丝,再基于互联网获得更大规模传播的工业化2.0造星模式让明星培育进入了全新的时期。

 

这一时期最关键的要素便是互联网上的原始粉丝累积,这样的步骤甚至优先于作品的打造,也促使各类选秀节目应运而生。

 

而随着微博、陌陌等一众移动社交平台的崛起,原始粉丝积累的渠道也愈发多样化。大众与明星的时间和空间界限变得进一步模糊,2.0造星模式获得进化,直播造星等新鲜模式扩充着原本狭窄的成名之路,通过互联网平台成为“网红”再进一步化身明星也成为其最显著的特色。

 

造星的3.0时代已经启幕,直播间成为了素人变身明星的梦起之处。不乏直播平台投入大量资源进行艺人发掘、培养、包装和宣发,主打社交+直播的陌陌更是高调入局造星工业。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过去的2018年中,以MOMO陌陌为代表的社交+直播用户规模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增长。这也让陌陌这样的社交+直播平台化身为规模最大、投入最真实的无间断全网选秀平台之一。

 

源源不断的用户在碎片化的时间中打开手机观看直播,为喜爱的主播付出时间和金钱,并随之产生紧密的黏性,主播们开始拥有固定的粉群。同时,直播本身的强互动性让主播与粉丝之间可以实时进行深度互动,大大缩短了偶像和粉丝之间的距离。

 

这样的星粉模式完成了对原有造星体系的补充和改造,甚至在粘性上超越了当下最热门选秀节目所强调的“偶像养成”,毕竟一个主播从开播到爆红,每一个过程都是依靠粉丝的自主选择和大力支持,因而粉丝的纯度和付费欲望甚至会更强。

 

以陌陌17惊喜夜为例,主播大壮进行表演时,盛典的官方直播间观看人数超过260万,当晚的“盛典人气王”洪小乔在线上收获了365万票,其带领的红队获得的星光值更是到了十几亿。

 

这都是属于网红主播的高光时刻,而陌陌对于他们的塑造还远不止于此,从直播间走向更大的舞台,从网红化身为明星,才是不断延续高光的法宝。

 

建立主播晋升机制,陌陌的造星逻辑

 

如果说此前还有人认为网红与明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那随着2018年越来越多网红登上主流媒介,这样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频频在各色综艺中出现的斗鱼冯提莫、演唱网剧插曲甚至触电荧屏的YY摩登兄弟、相继在《中国好声音》、《幻乐之城》中表现出彩的陌陌主播大壮……这些原本的网红一步步走入大众的视野,获得的关注并不亚于娱乐新星。

 

而他们突破壁垒的关键因素都在于拥有强有力的作品和才艺支撑,以大壮为例,其最初得以破圈便是依靠著名音乐人高进为他量身定制的一首《我们不一样》,这首歌在2017年一经推出便飞速火遍各大音乐平台,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年度爆款歌曲,也让主播大壮荣升为歌手大壮,成功踏入明星行列。

 

而大壮,也是陌陌发起的“MOMO音乐计划”首批新秀之一。

 

2016年时,陌陌与太合音乐达成战略合作,启动首个音乐合作项目,完成了一次音乐和直播的跨界整合。经过此次试水,2017年6月,陌陌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等国内外音乐集团发起“MOMO音乐计划”,投入千万资金进军音乐产业。就是在这样的计划之下,陌陌邀请高进为大壮打造歌曲,这才有了《我们不一样》。

 

而在2018年,MOMO音乐计划也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据陌陌公司副总裁、直播业务负责人贾维介绍:“过去的一年中,陌陌把整个音乐计划中比赛、选拔以及出歌的节奏变得非常紧凑,达成了一套工业化的生产流程。选定好主播之后的一个月内便能实现歌曲的制作与发行。同时,陌陌也加重了在网络平台尤其是短视频等内容平台的布局。例如新单曲《欧巴我不傻》,在短视频平台的播放量达到了3.7582亿,成为了去年的一个优秀案例。”

 

在短时间内迅速打造歌曲的背后是音乐生产模式的改变,与此前先打造主播再量身定制歌曲不同。陌陌在2018年进行音乐制作时,会结合大众口味和当下的网络热歌趋势进行分析,筛选出有特定社会情绪和传播要素的歌曲,然后根据选拔出来的歌手进行匹配,决定由谁来演唱最合适。这样区别于传统流行工业的方法保证了歌曲本身容易被用户接受和喜爱,也拉高了制造爆款的可能。

 

而在MOMO音乐计划之外,陌陌也为站内的当红主播打造了一整套娱乐晋升机制:挑选培养对象、针对性培育,打造作品,供给资源形成了一整套流程,在挑选过程中,陌陌会内部先根据内容分类,筛选出一些位于头部,有粉丝基础的主播,然后和专业的经纪公司合作,最终敲定重点培养对象。而在后续的培育环节,便会根据主播擅长的内容进行重点培养。并在主播相对成熟后向主流媒介进行输出。

 

“拿去年来说,除了大壮,主播张鑫磊参与了腾讯的《创造101》,舒舒、小伍参与电视综艺《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这背后其实都是陌陌造星计划的成果。而且我们能感觉到,当下越来越多综艺节目更主动、更开放的来和我们进行合作,意愿越来越强烈。”贾维告诉娱乐资本论。

 

网红与明星之间的壁垒,正在悄然消弭。

 

捧出高人气明星主播之后,陌陌的追求与探索

 

高调入局造星工业,是否意味着移动社交平台将接棒传统经纪公司,要在艺人行业分蛋糕了?

 

至少对于陌陌来说,短时间内还处于打基础的阶段。

 

小娱了解到,2018年间,陌陌对大量职业主播进行独家签约,覆盖率至少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一。而对于有商业价值开发可能性的主播,陌陌会为他们创造条件,从平台角度提供更多资源,但是对于具体艺人的运营权采用较为开放的模式,以大壮为例,他拥有个人的经纪公司,而陌陌对于其他捧出的艺人,也采用开放运营权的思维。

 

“我们追求的更类似国外的CAA模式,和经纪公司进行授权合作,避免内部组织架构的臃肿。”贾维说。而这样的运作思维,也保证了由专业的团队做擅长的事,对于网红主播走红后实现进一步破圈,提高大众知名度大有裨益。

 

而对于陌陌来说,进行直播造星后直接的经济回馈并不是首要的。艺人走红后,固然平台可以获得艺人经纪运营的分成,但是主播直播次数大量减少,平台获得的打赏分成也会随之下降。两相加成后,直接的经济效益与此前相比并没有明显增加。

 

但是长远来看,有着打造平台品牌、提升用户粘性、产出优质内容、打开主播上升空间、营收结构更加多元化等诸多好处。

 

毕竟,一位捧红的明星能够带给平台的宣传价值不可估量,而对于直播平台中最重要的构成之一主播,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拥有着明星梦却苦于没有晋升空间的素人将会把陌陌直播间作为寻梦的起点,自然也保证了许多有才艺的优质主播源源不断的涌入平台,在提升用户粘性上发挥作用。

 

同时,这样的模式对于整个娱乐行业也是一种正向的推动,3.0的直播造星时代,借助移动社交平台进行的造星打破了传统互联网平台和经纪公司在造星上的垄断制,也打破了原有的唯长相论,一定程度上放大了才华和作品的重要性,使流量的分配变得更加均匀,让更多人有了成名的机会。

 

前日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接近20%的主播从事这一职业的目的为“实现梦想”,越来越多拥有着专业艺术学院背景的学生依托这个平台,迈出成为明星的第一步。

 

屏幕对面小小的直播间,无数人的梦想正在起航。

 

 

 

 

来源: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郭吉安 

 

知投网,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

文章为知投网(www.zhitouwang.cn)或知投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知投网立场  

网站服务|  添加微信号ZTWXZS001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分享

评论

网络媒体

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知投送你